贵宾专线
400 630 1920
自然奇观
不能错过的美好

流动不息的土地—塞伦盖蒂草原

如果去非洲,请一定来塞伦盖蒂。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这里,你可以目睹无数的牛羚、斑马、羚羊、狮子、猎豹和斑鬣狗浩浩荡荡地、如千军万马一般进驻、补给、残杀。它们贪婪地啃食平原上丰厚的马唐和鼠尾粟,短暂的相安无事很快被打破。一场单纯而原始的争夺将在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激烈地上演,饥饿惶恐的动物们用本能诠释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血腥规则。厮杀始终伴随着浩瀚的迁徙,大自然的选择就是如此简单而又残酷。

可望不可及的浪漫—撒哈拉沙漠

有人说,去了撒哈拉沙漠你才能爱上这个世界。在那里体验过生与死的选择,才知道绿色的珍贵。没有哪里可以与撒哈拉沙漠的美丽景色媲美。撒哈拉沙漠有气象万千的金色波涛,沙是那样的细腻、明亮,在太阳的照射下五颜六色。它是流动的,像金色的海洋,闪动无限光芒。

绿色地狱—亚马逊雨林

亚马逊雨林里有60000多种植物、1000多种鸟类、300多种哺乳动物,水中还有2000余种淡水鱼类和比较出奇的水生哺乳类,如淡水粉海豚和大水獭。这是一个缤纷的物种世界。也有人把它叫做“马拉尼翁”,即自然地迷宫。这座迷宫所缔造的生态体系是独特而不可复制的,独有的生物种群,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亚马逊或者印加的名字以此着上神奇迷人的色彩。

从冰雪开始,从冰雪结束—南极

南极是一个没有人类文明的历史,没有土著人居住的地方。这是一片尚未被人类占领的净土,纯净的空气、洁白的冰雪、可爱的生物,都还是人类到来之前的模样。

燃烧的亚利桑那—科罗拉多大峡谷

科罗拉多大峡谷全长446千米,谷底最深处为1800米。它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幻着不同的颜色,魔幻般的色彩吸引了全世界无数旅游者的目光。大峡谷两岸都是壁立的红色岩断层,自然伟力将岩石镂刻得嶙峋、层峦叠嶂,卓显出无比的苍劲壮丽。奇特的是,尽管这里的土壤为褐色,但当它在阳光照耀下,岩石的色彩依光线的强弱,时而为深蓝色,时而为棕色,时而又为赤色,让人难辨其详。此时的大峡谷,宛如缤纷仙境,亦幻亦真,亦梦亦醒。

北美洲的脊梁—加拿大落基山

落基山是上帝为热爱自然之美的人们打造的杰作。这里有黄石国家公园、冰河国家公园以及大提顿国家公园,另外在加拿大还有一个巨大的公园群。这些伟大的创造先是来自于第三纪的拉拉米造山运动,使得原本是浅海的这一区域隆起并褶皱成巨大的花岗岩和结晶岩山体,第四纪的冰川对之做了很好的塑形工作,创造出峡谷和溶洞,当然也包括那些星罗棋布的湖泊。过程就是这样的鬼斧神工又惊心动魄,以至于人们感觉到难以置信。

澳洲内陆

澳洲内陆地区万里无云的天空和蜿蜒曲折的地形会在你的脑海中烙下深刻的印记。位于澳大利亚大陆的中心,突兀地耸立着一块巨石—埃尔斯岩,它气势雄伟,犹如一座超越时空的自然纪念碑,在耀眼的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辉。巨岩最神奇之处是会变色,当朝霞满天、旭日东升时,巨岩披上了浅红色的盛装;中午时分,巨岩变成橙黄色;当傍晚夕阳西下时,岩石呈深红色,在蔚蓝的天空下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当夜幕降临时,岩石又换上了黄褐色的晚礼服。

最后的净土—巴布亚新几内亚

西依印度尼西亚,南望澳大利亚,全境由600多个风貌各异的热带岛屿组成,如一串绿宝石项链,串接着亚洲和大洋洲。对比全球其他的热带岛屿,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它完整的原始气息和独具特色的动植物资源吸引游客的目光。除了广袤的雨林和奇异的动物让人叹为观止以外,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珊瑚礁也是一绝,有人说:“这里任何一处礁石丛中生长的珊瑚种类都相当于加勒比海所有珊瑚种类的总和。”足见其珊瑚种类之丰富全面。

委内瑞拉的平顶山区—天使瀑布

在委内瑞拉东南部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中,耸立着一些被当地帕蒙人称为“特普伊”的高原。这里有100座左右的平顶山,山下生气盎然,猴子的吱吱叫声和金刚鹦鹉的鸣声此起彼落,山顶上则是一片热带稀树草原的景象,四周覆盖着棉花糖般的云,边缘攀爬着前所未见的热带植物,上百个瀑布把山体切割成一个个小块,远看恍如浩瀚碧海上散布着一个个小岛。在这云蒸雾罩地深处,就藏着世界上落差最大的瀑布——安赫尔瀑布。

生物进化试验场—加拉帕戈斯群岛

加拉帕戈斯群岛位于东太平洋,距离南美大陆海岸大约970公里。群岛由19个岛屿及无数的岩礁组成,这些位于赤道上的岛屿都是远古时代由海底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堆积而成的火山岛,至今已有几百万年的历史。达尔文《进化论》的灵感来自加拉帕戈斯,但加拉帕戈斯却可以作为生物进化史的一个另类被纪念。由于群岛长期与世隔绝,动植物自行生长繁衍,从而形成了独自的特点,造就了岛上独特而完整的生态系统。这里被看做是一个独立的进化世界。